三只松鼠获首发申请 曾多次登上食品不合格黑名单

发布时间:2019-06-02 | 文章来源:网络 | 作者:食堂承包食材配送
  5月31日,证监会发布消息,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三只松鼠)已获得首发申请,该公司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,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。从三只松鼠首次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,期间经历了自媒体勒索、食品质量风波,两次冲刺IPO折戟,至今已经过去了2年半。
 
  三只松鼠曾因食品安全管理问题而饱受市场诟病,而就在不久之前,5月16日,证监会发审委要求三只松鼠说明,公司在原材料采购、食品检测、生产及添加剂添加、储存、运输、保管等各个环节的产品质量,以及食品安全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并得到有效执行;对于食品安全突发事件,公司是否已经建立了有效的应对机制;自有的检测机构能否有效满足发行人食品生产安全的需求;以及对供应商食品安全的管控机制及有效性。
  冲刺IPO之路一波三折
 
  上市之前,三只松鼠已经获得了5轮以上的融资,总金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。在2015年获得D轮融资时,三只松鼠的估值已达到50亿元人民币。然而本以为应该是一帆风顺的上市之路却波折不断。
 
  2017年3月29日,三只松鼠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。这是三只松鼠首次冲刺IPO。然而2017年10月,三只松鼠向证监会主动提出终止审查,理由是“签字律师辞职”。2017年10月31日,三只松鼠更新了预披露招股书,解除了对赌协议,公司IPO申请也从“中止审查”恢复到正常审核。
 
  此前三只松鼠被曝出曾与投资方签署过关于上市期限的对赌协议,涉及投资方的一系列优先权益和特殊权益,包括回购权、连带并购权、优先清算权、反稀释权、重大事项一票否决权等。
 
  三只松鼠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,2016年5月,新马投资与松鼠小贱、发行人签署《注资协议书》,由新马投资向松鼠小贱注资2.5亿元。这笔交易的实质是新马投资向松鼠小贱提供2.5亿元长期融资,发行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。融资到期后松鼠小贱或发行人清偿完款项后收回股权,新马投资收取固定回报,而非收取股权投资收益,亦不参与松鼠小贱的经营管理。如若发行人、松鼠小贱未能按照协议约定向新马投资支付年化回报及偿还本金,则存在融资到期后发行人无法收回新马投资所持有的松鼠小贱41.67%股权的风险。
 
  祸不单行的是,处于上市缄默期的三只松鼠在2017年12月初被自媒体勒索,要求三只松鼠出资500万元与之“合作”,否则将对外公开“相关负面信息”。三只松鼠方面拒绝了其要求,并选择通过法律手段维权。
 
  2017年12月8日,证监会宣布三只松鼠将于当周首发上会。不过,12月12日证监会公告称,三只松鼠首发事宜“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”,决定取消对其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。直到2018年6月25日,三只松鼠才第三次进入IPO排队阶段。
  ↑搜索启信宝发现,三只松鼠自身风险达165条
 
  招股书反映出诸多问题
 
  三只松鼠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, 2015年公司的营业收入20.39亿元,2016年为44.23亿元,2017年上半年为28.9396亿元。利润方面,三只松鼠2015年实现净利897.39万元,2016年为2.36亿元,2017年上半年为2.41亿元。作为一家互联网零食企业,这份成绩单称得上亮眼。
 
  不过与同行相比,三只松鼠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值。2015年-2017年上半年,三只松鼠的毛利率分别为26.90%、30.20%、30.90%,而行业平均值分别为43.69%、42.40%、40.73%。
 
  三只松鼠从“壳壳果”起家,曾经做到了坚果品类细分市场的前三,这对三只松鼠的业务构成带来了一定影响。虽然产品线已覆盖坚果、干果、花茶等多个休闲零食领域,但坚果类产品贡献了大部分营收。2015年、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,三只松鼠的坚果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0.44%、69.83%及68.51%。
 
  此外,三只松鼠的销售主要集中在线上,销售渠道过度集中,主要包括天猫商城、京东和唯品会等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上半年,公司通过天猫商城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营业总收入的75.72%、63.69%及55.22%。
 
  流量红利总有枯竭的一天。2016年9月,三只松鼠开设了第一家线下。到2018年年底,线下店的数量只有50余家。三只松鼠计划2019年全国门店的数量达到150家。而竞争对手良品铺子和来伊份的线下门店均超过了2000家,
 
  另外,三只松鼠较高的营销费用也值得关注,微博传播、电视剧广告植入、打造同名动画IP,一个比一个烧钱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上半年,三只松鼠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.77亿元、9.18亿元和4.96亿元,其中推广费和平台服务费合计分别为1.61亿元、2.61亿元、1.19亿元。2016年和2015年推广费和平台服务费分别较上年增长111.32%和62.11%。
  ↑在聚投诉平台发现,与三只松鼠相关的投诉有104条
 
  食品问题是IPO的拦路虎
 
  包括三只松鼠在内,国内不少网红零食都曾只是吃货们的“搬运工”,并不生产零食。公司只负责研发和销售,生产加工完全委托第三方代加工,之后只需要“贴牌”。这种模式是一把双刃剑,既有利于品牌轻资产运营,迅速扩张,却又难以监管品控,导致食品安全问题频发。
 
 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,不解决食品安全问题,三只松鼠的上市之路必然会十分坎坷,即便上市成功了,投资者的青睐度和追捧度也不会太高。对于三只松鼠此次IPO过会,朱丹蓬认为,三只松鼠本身有优势,在看到了自身的不足,补强了短板后,过会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 
  三只松鼠曾多次登上食药监局的食品不合格黑名单。其中2017年12月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“三只松鼠天猫旗舰店在售开心果产品霉菌值超标1.8倍”的通告,当时被认为可能会断送三只松鼠的IPO之路。三只松鼠发布的声明中称,极可能是在产品出厂后因存储、运输条件下控制不当引起霉菌滋生,导致流通环节抽取样品不合格。
 
  除此之外,据三只松鼠招股书显示,2016年7月-2017年6月,三只松鼠因产品保质期标注与食品安全标准不符、产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、标有“促销价”非促销误导消费、标示脂肪含量与实际含量不同、含糖量不符合等级要求、配料未在标签中标注等问题先后被7名消费者起诉。涉及产品有卤藕、雪菊、冻干柠檬片、奶油味瓜子、和田俊枣、鱿鱼丝等。
 
  红星新闻记者搜索启信宝发现,三只松鼠自身风险达165条,涉及知识产权纠纷案、合同纠纷等。关联风险有8条,涉及投资公司侵权责任纠纷案等。记者在聚投诉平台发现,与三只松鼠相关的投诉有104条,涉及产品质量、电商配送和售后服务,其中霉变是主要的食品安全问题。